愛尚小說網 > 諜策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各方皆至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各方皆至

  鈴木花相帶着内務省此行僅存的兩人剛剛趕到。→八→八→讀→書,↓o≥

  沒等說上幾句話,後方的車廂入口,忽然走出一個妖娆妩媚的長發女人,衣服有些淩亂和狼狽,似乎剛剛被追殺一樣。

  “聽到這裡好像有qiang聲,是有人在打仗麼”

  剛剛逃脫鍋島光茂等人追殺,正在喃喃自語的酒玫瑰忽然腳步一頓,看着眼前這血腥的一幕,柳眉倒豎,美眸睜大,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我滴個老天爺啊!

  人咋這麼多,吓死本寶寶了。

  溜了溜了。

  再見,拜~

  本想湊個熱鬧的酒玫瑰說什麼也沒想到,這個熱鬧有這麼大。

  “這就是那個什麼叫做池田的死胖子說的特高課襲擊中央黨務調查處麼?算了算了,先不管了,跑為上策。”

  酒玫瑰晃了晃腦袋,剛進入車廂的身軀瞬間閃了出去,一刻也不停留。

  殺手擅長的是偷襲,不是和一堆人正面剛,而且就算是戰士也不敢和這麼多人正面剛啊!

  酒玫瑰溜了。

  特高課的人愣住了。

  “剛才什麼玩意,嗖的一下過去了。”

  “好像是個女的,進來就出去了。”

  “女人人?”

  “追不追?”

  “嗯?”

  “追!”

  特高課特務瞬間分出兩個人來,朝着酒玫瑰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很快。

  車廂出口的門被二人打開。

  迎接兩名特高課特工的是,兩股青白色的煙霧從地面上升起,遮住了兩人的視線。

  “這是什麼?”

  “什麼東西。”

  特高課的二人下意識停下腳步,捂住口鼻,随即面面相觑,正在費解間,臉色忽然大變。

  酸、癢、漲。

  兩隻眼睛像是忽然間被蒙上一層黑色的幕布一樣,看不見任何東西,隻有這三種直觀感受,讓他們睜不開眼睛來,并且伴随着酸、癢、脹的感覺加深,極深的痛苦也是從眼睛處彌漫而來,痛徹心扉。

  “啊!我的眼睛。”

  “好痛。”

  特高課的兩名特工蹲在地上,痛苦的捂住紅腫起來的雙眼,額頭兩側的青筋暴起,難言的痛苦不斷襲來,令他們面目猙獰,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這是什麼東西,好疼。”

  “毒藥,一定是毒”

  特高課的兩名特工打着牙顫,捂着紅腫起來的雙眼,吐出微弱的聲音,他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扣着自己的眼睛,鮮血淋漓的樣子,特别恐怖。

  十根指甲裡面全是帶有鮮血的肌肉纖維,呈條狀,像是進行自我毀滅的魔鬼。

  “就兩個人追上來了麼?”

  前方正在逃跑的酒玫瑰偷偷的看了一眼後方的場景,對于自己無意中為了自保創造下來的傑作,有些詫異,小心翼翼的原路返回,看着落入瘋狂中的兩名特高課特務。

  “有人過來了麼?”

  “殺了她。”

  兩名特高課的特務強行忍耐住痛苦,閉着眼晴拿起手qiang,舉起胳膊瞄準向酒玫瑰的方向,便要一陣亂開qiang。

  “咻!”

  “咻!”

  兩把帶着血槽的bi shou穿過空氣,直接插在兩個特高課特務的喉嚨上,冒出汩汩鮮血。

  尚未發射出子彈的手qiang就此掉在地上,兩名特高課特工渾身僵硬的倒在地上,在生命彌留之際勉強睜開一道縫隙,不甘心的看着酒玫瑰,就此定格,眼中的神采逐漸失去光明,變得渾濁不堪。【←八【←八【←讀【←書,2↘3o

  “殺人,我比你們專業。”

  酒玫瑰邁步踏前,把兩把bi shou從他們的喉嚨處拔了出來,嘴唇微翹,露出潔白的皓齒,異常的美豔動人。

  “還有,什麼毒藥,隻不過是從植物中提取的微量毒素和癢癢粉罷了。”

  酒玫瑰對特高課特工的孤陋寡聞表示鄙視,對于她來說,這種微末的小手段隻不過是普普通通的開胃菜罷了,連餐桌都上不了。

  “兩個,還是沒有壓力的。”

  雖然是這麼說,但酒玫瑰也沒敢再進入車廂半步,望着車廂,微微凝眉,神色難得有些凝重。

  人太多了。

  她的毒,對普通人來說或許是無解的,但這些人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特務,她的毒藥不見得會依舊無解。

  “太危險了,再參與下去,可能有性命之憂。”

  酒玫瑰眸中的光澤閃動,升起退縮的心思,反正現在這是中日雙方的間諜亂戰,斧頭幫已經被隔絕于外,她沒有理由再繼續插手下去。

  “國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平日裡作威作福的不在少數,幹脆讓他們自己去狗咬狗好了。”

  一念至此,酒玫瑰便要退去。

  可,忽然間,酒玫瑰臉色忽變,腳步一踏,身型一晃,手支起車廂連接樞紐處的欄杆,腰腹發力,纖瘦的身形如同飄絮在空中的羽毛,身體一番,落在火車頂上。

  “嘭!”

  一顆子彈落在酒玫瑰之前的位置上,綻放開來。

  酒玫瑰瞳孔收縮,看着下面那個正仰頭看着她,目帶強烈仇恨的長發陰柔男人,心中感覺有些不妙。

  該死,不是已經逃脫他們的追捕了麼?

  怎麼又在這裡遇見了。

  是了,特高課偷襲中央黨務調查處,一定會集結全部兵力。

  酒玫瑰神色難保冷靜,心中忍不住大罵,她本就不是什麼有學問、教養的女人,不然也不會從事殺人的幹事,現在遭遇到威脅到生命的危險,自然變色。

  “原來你在這裡,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鍋島光茂仰着頭看着臉上變色的酒玫瑰,目光更加陰狠,心中升起難言的快意,笑容有些猙獰,舉起qiang口:“長得挺漂亮,不過還是要去死”

  神色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猙獰。

  扳機即将扣動。

  就在這時,酒玫瑰忽然一個轉身,趴在火車車頂,躲避開突然出現在身後,射殺而來的子彈,并順手伸出一個煙霧彈,藏身于其中。

  “我是捅了馬蜂窩麼?怎麼到處都是日本特務。”酒玫瑰咬緊牙關,不斷的變換位置,然後看着出現在腰上、手上的子彈擦傷,紅唇抿了抿,神色極為懊悔。

  這個熱鬧,她就不應該摻和。

  沒事好奇個什麼勁,這回要是活着回去,她一定把這個破嗜好給改掉,一定

  好奇心害死貓。

  古人誠不欺我。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活着。

  火車車頂。

  四名原本正在防範秦修文出現的特高課特務盤踞在四個角落,用手qiang瞄準着彌漫開來的白霧,沒敢茫然進去,而是采用盲射的方法,不斷的進行壓制。

  酒玫瑰的傷勢也是因此而來,而且現在還在忙于躲避,完全靠運氣和面對危險的本能才保住性命。

  火車車廂的樞紐處。

  鍋島光茂微微一愣,看着火車車頂彌漫開來的白霧,心中的陰影發作,下意識的掩住口鼻,随即覺得有些丢人,瞬間放下手,擡起頭喊了一聲:“上面是什麼人?”

  即便心中已經确定的不離十,但為了那僅有的一,他還是要确定一遍。

  “可是鍋島組長?”火車上面的特高課特工回應:“屬下是二隊的小林宏之。”

  “原來是小林君。”

  鍋島光茂松了一口氣,正要揮手示意讓手下也參與圍殺,徹底解決這個偷襲他們的女人。

  “嘭!”

  鍋島光茂這支特高課特務走出來那一側的車廂車門窗戶被一顆子彈擊碎,一名特高課特務被命中頭部,倒地身亡。

  “該死,什麼人?”

  鍋島光茂神色大變,轉身隔着車門還擊,同時他麾下的所有特高課特工也開始還擊。

  “日本特高課,老子送你們去見你們的老祖宗。”

  “尋找掩體,瞄準設計,他們都是活靶子,滅了他們。”

  “幹幹幹”

  “殺殺殺”

  匆匆趕到的人正是軍事情報處的人,以行動組組長宋德生為首,對鍋島光茂等人進行瞄準射擊。

  “該死。”

  鍋島光茂也意識到再繼續下去,自己一行人恐怕隻能淪為活靶子,瞬間布置:“右,上火車車頂占領高處反擊,左,退入車廂據守,聯絡組長支援。”

  “嗨依!”

  忙于應付反擊的多名特高課特工立刻領命,他們人多,在狹小的空間裡面折騰不開,面對軍事情報處的遠點射擊,隻能淪為靶子。

  “想上來?”

  酒玫瑰探出頭往下看了一眼,順手扔下來一包毒劑,也顧不得挑選什麼種類的毒藥了,直接一股腦的扔了下來:“此路不通,不讓你們上來”

  “嘶”

  酒玫瑰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有些發白,側身躲在欄杆後面的位置,摸了摸腰後的位置,一片溫熱的血液。

  “邊緣穿透傷,沒有碰到内髒,出血比較多,需要盡快處理。”

  酒玫瑰攥緊了拳頭,沾着血的雙手扔出兩把bi shou到兩個反向,随即快速扔出兩包毒藥,眼神發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哪?挨個這麼多下打,總不能白挨,都給我——去死。”

  下面。

  鍋島光茂臉色發黑的捂住口鼻,心中暗罵,怎麼把這個女人給忘了。

  這就是攪屎棍,禍害

  “不過,那也得上去。”鍋島光茂無視掉彌漫在眼前的毒霧,用火力壓制軍事情報處的踏進,沉聲一喝:“上去,殺了這個女人,對軍事情報處還擊。”

  “真是做夢。”

  酒玫瑰撇了撇嘴,又是剩下了兩個毒包,吓得鍋島光茂臉色一白,趕緊躲開,躲開的刹那,覺得丢人,頓時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殺了她。”

  鍋島光茂的聲音一字一頓,帶着無窮的殺意,他覺得自己的靈魂受到戲弄和侮辱。

  他可是天才,什麼時候被人如此欺淩過。

  “試試看。”酒玫瑰死鴨子嘴硬,随即感覺到背後的危險氣息,有些肉痛的掏出一把bi shou,扔了出去。

  順手扔出去的還有毒藥。

  火車車頂這四個家夥太煩人了,

  酒玫瑰已經逐漸感受到自己的行動受到了束縛,方才的掙紮應該是殺了一個,但三個人,還是給他更濃的壓力。

  “這一次,虧大了,不僅生命有危險,珍藏使用的毒藥也有很大的計量損失。”酒玫瑰忽然想起一句話,叫做“賠了夫人又折兵”。

  搭配出毒藥的藥劑,需要各種反複實驗配比,而且其中個别的原材料也很難找,即便是對酒玫瑰而言,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要是再死了,我就太虧了。”酒玫瑰感覺時機差不多後,按住身上的傷口,把珍藏已久的毒藥都扔了出去,落在火車車頂,以希望于讓自己擺脫危險。

  當然,她除了自我掙紮,還是把一部分的希望寄托于軍事情報處的人身上,畢竟,這邊人太多了。

  火車頂上剩下那三名特高課特工此時也不好過,忙于躲避酒玫瑰扔出來的毒藥,根本不敢接觸。

  先前那名同伴的死狀曆曆在目,他們對這種外表看似毫無威脅的毒藥滿心的忌憚。

  可即便如此,他們也能感覺到身體有些不舒服。

  毒性,太過于劇烈。

  火車車廂内部,特高課即将消滅掉中央黨務調查處的力量。

  火車車廂外面,特高課以鍋島光茂為首的力量在軍事情報處的進攻之下周轉,損失慘重。

  酒玫瑰撇下一堆毒藥,讓特高課的特工無法封頂以後,全身心和火車車頂的那三名特高課特工交鋒起來。

  特高課特工的qiang法極準,酒玫瑰勉強以超強的身手在周轉,即便如此,身上的傷勢還是不斷。

  其實,這一切看似很漫長,其實從發生到現在不過是在幾十秒左右。

  那三名特高課特工射出的子彈也不多,再拖延下去,酒玫瑰就危險了。

  火車車頂的空間狹隘,亂搶亂射,酒玫瑰一個運氣不好,就會被亂搶打死。

  她,正在生死的邊緣徘徊,随時都會墜下地獄。

  此時。

  火車車廂裡面的房間内,秦修文擡起頭望向漆黑的頭頂,輕輕地嗅了嗅鼻子,看了一眼被堵住的門,轉身走到車窗邊。

  “好特殊的味道,有中藥藥材的材質,這是毒”

  秦修文眼神變幻:“上面有變故,而且好像也有人來了,是布置起效果了麼?”

  “正好,上面的力量受到掣肘,我就可以繼續參與進去了。”

  “亂中取勝。”

  秦修文回過身:“你們一家三口不要亂動,一切都隻能靠你們自己了,我走了。”

  話落,秦修文毫無留戀,直接一腳踩在窗戶的邊緣上,翻身而上,手臂上的肌肉蓬勃,握緊bi shou,穿透火車車頂的鐵皮,讓自己得以懸挂在上面,順之借力爬了上去。

  火車車頂上面彌漫着白、灰、粉三種顔色的霧氣,即便是以火車的速度,也沒有能阻擋住這種彌漫的霧氣。

  霧氣像是無窮無盡一般,從前方飄過來,同時還能看見火車上面不斷折騰的一道纖瘦的身影。

  三名特高課特工正捂着口鼻,臉色微微發紫的用手qiang瞄準前方,持qiang警惕,瞄準目标,進行亂射。

  直接被衆人忽視的秦修文擡頭一看,也是掩住口鼻,毒這種東西可是不分敵我的,該做出的防範還是要做。

  “女人?”

  秦修文嗅到了香水的味道,随即一腳登在火車車頂,持qiang瞄準那三名特高課的特務,直接射擊。

  三名特高課特工無暇顧及身後,也沒有想到身後會出現人,聽到qiang聲的刹那,臉色大變,卻已經是為時已晚。

  “嘭!”

  又是三具屍體從火車上墜下。11

看過《諜策》的書友還喜歡

http://m.juhua762578.cn|http://wap.juhua762578.cn|http://www.juhua762578.cn||http://juhua76257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