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刁民的崛起 > 第462章門内是靜,門外是土……

第462章門内是靜,門外是土……

  龍華古寺位于上海市南郊龍華街道,是申城地區曆史最久、規模最大的古刹。龍華古寺的名稱來源于佛經中彌勒菩薩在龍華樹下成佛的典故。

  陳厚德跨進門樓,一路順陡坡而上,未見一屑可視之塵埃垃圾,連土也是淨的。

  不禁想起那句“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心中感慨:佛門果然是淨土。至少,直觀上如是。

  來到門口,陳厚德看着門口兩邊寫着一副對聯,便駐足觀賞起來。

  上聯: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

  下聯:看破放下自在随緣念佛!

  “這是一了大師年輕時寫下的一副對聯。”湯名揚見陳厚德對這副對聯有興趣,便開口解釋了一句。

  “好字!看來這一了大師是一位書法大家。”陳厚德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随即向古寺裡面走去。

  姜滿雲并沒有和陳厚德說他摯友是一了大師,所以陳厚德對一了大師可是一無所知。

  “一了大師是不是書法大家我不知道,不過他确是一位得道高僧,在全華夏都赫赫有名。”湯名揚說了一句,随即跟在陳厚德身後向龍華古寺裡面走去。

  “書法大家?寫的像鬼畫符一樣。”洪天明撇了一眼門兩邊的對聯,小聲嘀咕了一聲。

  陳厚德,湯名揚和洪天明三人邊走邊聊,慢慢的就來到了廣場上。

  廣場有四五百來平方米的樣子,在這寸土寸金的申城,可謂是奢侈至極。廣場中間是一排香爐,香火還在袅袅升起,好多遊客或信徒正争先恐後的上前點香。

  廣場後方是寺院裡的各殿宇,大雄寶殿卻是無疑地座落于正中央,

  湯名揚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龍華古寺,一邊給陳厚德和洪天明講解着龍華古寺的曆史,一邊帶着兩人來到了大雄寶殿前。

  大雄寶殿裡面丈餘金身的釋迦摩尼像,摩诃迦葉、阿難陀侍立于世尊兩側,裡面被遊客和信徒擠的水洩不通。

  湯名揚見狀,對陳厚德聳了聳肩,調侃道:“看來你挺會挑日子的,今天正好是農曆八月初一,所以才這麼熱鬧。”

  陳厚德掃了一眼裡面,随即說道:“那我們先逛逛,晚點再過來燒香拜佛。”

  “老大我都說了,别整那麼麻煩,你拜我!我可是活佛轉世,保證讓你逢兇化吉,心想事成,身體倍棒,吃嘛嘛香。”洪天明不以為意道。

  “舉頭三尺有神明,非禮勿言!”湯名揚有些頭痛的看着洪天明,這貨對佛祖完全沒有敬畏之心,屬于神鬼不懼的貨色。

  陳厚德更是無視洪天明的話,邁步開始閑逛了起來!

  四十分鐘後!

  陳厚德,湯名揚和洪天明三人逛到了龍華古寺最深處,這裡有一小側門,有一條曲徑通幽處的小道,不知通往何處。

  “這裡就是龍華古寺的盡頭了!”湯名揚手拿着一根香煙放在鼻子邊嗅了嗅,以解煙瘾。

  “嗯!”陳厚德點了點頭,一路走來,龍華古寺給他的感覺就一個字“淨”。

  目之所及,幹淨整潔,無一處不是以幹淨整潔于眼前。奢華中的幹淨,寂靜中的幹淨,簡約中的幹淨;或石或碑,或磚或瓦,或樹或草,或椅或凳,自始至終,無處不幹淨。

  在在處處,無一不是體現一方淨土的真實不虛。陳厚德也算愛潔淨之人,面對龍華古寺之潔淨,卻突有心生慚愧之感。

  這不禁讓陳厚德覺得就細賞這份潔淨,就已經不枉此行,龍華古寺的這份淨,讓陳厚德突然想到六祖惠能“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之哲思。

  可是在洪天明看來,那都是和尚們閑出來的的毛病,用他話說就是:吃飽撐着沒事幹,所以隻能打掃。

  陳厚德見湯名揚這煙瘾難受樣,痞性顯露,笑着問道:“怎麼不抽呢?”

  湯名揚搖了搖頭,回了一句:“佛門靜地不能抽煙,我還是不要破壞這方淨土。”

  “非也,非也!”陳厚德搖了搖頭,指着側門,說道:“門内是靜,門外是土,靠着門牆就能抽。”

  湯名揚一愣,看了一眼陳厚德,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言之有理!”随即還真靠在門牆邊上吞雲吐霧起來。

  “哎呦我去!老大你頓悟啦?咋有這覺悟?”洪天明看着陳厚德調侃道。

  “路漫漫,禅意人生細品味,如夢方醒踏凡塵。明心見性,頓悟成佛,天然佛性,無為解脫。”陳厚德一本正經的瞎扯道。

  “滾犢子!說你胖還喘上了。”洪天明翻了翻白眼,随即走到湯名揚旁邊,伸手說道:“湯大哥給我也整一根提提神。”

  就在湯名揚和洪天明兩人靠在門牆上吞雲吐霧之時,曲徑通幽的小道,一位身穿袈裟,腦袋锃光瓦亮,臉上布滿了皺紋,兩耳垂肩,有花甲之年的老和尚,踩着一雙一塵不染的布鞋,緩緩走來。看着挺像一副世外高人之樣。

  “阿彌陀佛!”老和尚雙手合十,來到湯名揚和洪天明跟前,對兩人說了一聲:“佛門靜地,望兩位施主慎行!”

  湯名揚在見到老和尚過來,就連忙把手中香煙掐滅,握在手上,雙手合十對老和尚回了一個禮,一臉歉意道:“方丈教訓的是!罪過,罪過。”

  洪天明可是一位神鬼不懼的貨色,一邊抽着煙,一邊用陳厚德的話,回了一句:“門内是靜,門外是土,靠着門牆就能抽,怎麼就不行了?”

  老和尚一愣,雙手合十對洪天明點了點頭,一臉驚訝道:“施主言之有理!是老衲着相了。”

  “這話可不是我說的,是我老大說的。”洪天明伸手指着身後的陳厚德。

  “哦!”老和尚順着洪天明手指的方向看去,剛想邁步向前,湯名揚就是突然開口,虛心問道:“大師是否是悟塵方丈?”

  “正是老衲!”老和尚慈祥一笑。

  話音剛落,湯名揚臉上一驚,眼神一喜,雙十合十,對老和尚鞠了一躬,說道:“萬丈好!晚輩有一惑,望悟塵大師解惑。”

  “相遇既是緣!施主但說無妨。”悟塵方丈微微點了點頭。

  “何為放下?佛說萬般皆苦,唯有自渡,可惜晚輩佛緣尚淺,做不了自渡,望悟塵萬丈渡晚輩。”湯名揚虛心請教道。

  “阿彌陀佛!”悟塵萬丈緩緩說道:“施主執念太深了,我給施主講一故事。

  某人在屋檐下躲雨,看見佛祖撐傘走過。這人說:“佛祖,普度一下衆生吧,帶我一段如何?”

  佛祖說:“我在雨裡,你在屋檐之下,而橄下無雨,你不需要我度。”

  這人立刻跳出檐下,站在雨中說:“現在我也在雨中了,該度我了吧?”

  佛祖說:“你在雨中,我也在雨中,我不被淋,因為有傘你被雨淋,因為無傘。所以不是我度自己,而是傘度我。你要想度,不必找我,請自找傘去!”說完便走了。”

  “啥意思?”洪天明一臉懵逼。别說洪天明啦,就陳厚德也是迷糊楞凳。

  唯有湯名揚一副“頓悟得道”之樣,接着問道:“那請問悟塵萬丈何為放下?”

  “緣來不拒,緣去不留,有緣無緣,一切随緣!”悟塵萬丈高深莫測的說了一句。

  “請問悟塵萬丈此話何解?”湯名揚似懂非懂的問道。

  “緣是上天注定,看不見摸不着,等不得求不得,該來的時候自然會來。無緣即是錯過,與你無關的人,你與她再糾纏,她還是會從你世界離開。”悟塵萬丈搖了搖頭。

看過《刁民的崛起》的書友還喜歡

http://m.juhua762578.cn|http://wap.juhua762578.cn|http://www.juhua762578.cn||http://juhua762578.cn